核心提示: 这片中国黄土高原的中心部分,早在西汉王莽时期,就有“高奴出脂水之说”,北宋沈括在《梦溪笔谈·杂志》中记载:“鄜延境内有石油”,从此石油的命名一直沿用至今。1907年,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诞生于此。新中国建立后,陕北油气日盛,渐成中国重要的能源新兴基地。

微信图片_20170605164354

这片中国黄土高原的中心部分,早在西汉王莽时期,就有“高奴出脂水之说”,北宋沈括在《梦溪笔谈·杂志》中记载:“鄜延境内有石油”,从此石油的命名一直沿用至今。1907年,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诞生于此。新中国建立后,陕北油气日盛,渐成中国重要的能源新兴基地。

长庆安塞油田就坐落于此,延绵百里,油井林立。从红色圣地延安往西北方向而行,到达安塞县王窑乡,循小路而上,路旁有小站,干净整洁。站旁举目远眺,不远处,近乎悬崖的山坡上有窄窄的石阶嵌入其中,曲折高险。半山腰红色大字高书“好汉坡”!

三十年来,这一条巡井的羊肠小道,被时光砥砺成壮美丰碑,在延河岸边熠熠生辉,成为长庆文化一面鲜红的旗帜,更成为中国石油人心中的一块精神圣地。“艰苦创业、勇攀高峰”的好汉坡精神,不仅指引了迷茫时期的长庆发展之路,也成为了长庆“磨刀石”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,彪炳史册。

一道坡承载一段历史

“好汉坡”位于长庆安塞油田腹地,紧邻王三计量站,海拔约1300米,坡度70多度,当地称之为“阎王坡”。因山势险峻,沟壁陡立,常有人和牲畜不小心滚下坡去,摔伤摔死,因此群众中流传着“上了阎王坡,十人九哆嗦,从上往下看,吓得魂魄落”的顺口溜。

坡下的王三计量站建成投产于1990年8月,当时正值安塞油田全面开发阶段。1983年12月,长庆油田在陕北谭家营打下的第一口探井——塞一井,自此发现安塞油田,“解长庆倒悬之急,挽长庆徘徊之势,有拨云见日之功,指点山河之力,开低渗油田之先河。”长庆油田自此迎来了发展的春天。

可真要开发这片被外国专家判了死刑的油田,真难!

先导型试验,工业化开采,配套技术攻关,决策整体开发……在攻克技术难关的征程之中,又怎么能缺少必胜的希望和精神的鼓舞呢?

好汉坡精神应时破势而出!

王三计量站建成之初,管理着东西两面山上的16口油水井的生产计量工作,这些井全在山坡上。当时全站有8名职工,平均只有21.4岁。他们以管桥越沟,以羊径登山,酷暑坡上爬,阴雨坡上过,狂风不停留,飞雪照旧走,硬是在上坡下坡的往复中,踏出了一条创业之路,一条希望之路。由于坡陡、山高,巡一次井爬一次坡,必须要有“不到长城非好汉”的勇气。久而久之,王三计量站青工们自称是“好汉”,“好汉”爬的坡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了“好汉坡”。

时值1990年北京亚运会,国内民心振奋,“大国梦想”再次被点燃。金庸小说风靡全国,英雄情结萦绕在人们心头。在王三计量站,一帮年轻人无所畏惧,把羊肠小道和高山峻岭当成施展功夫的“江湖”,油样桶和管钳是他们挥洒的武器,恣意青春,以苦为乐,写下了“好汉坡上好汉多,风似钢刀雨如梭。让那青春来拼搏,莫将岁月空蹉跎”的诗句,逐步积淀厚重的“好汉坡”精神。

时任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的王涛总经理曾两度登上好汉坡,感慨地说:“作为一名老石油,这一生有两个地方让我感动,一个是塔克拉玛干,一个是长庆油田”,并激情题写了“安塞油田出好汉,好汉坡上好汉多”。安塞油田巧借东风,又在此处刻碑、立传、建馆,“艰苦创业,勇攀高峰”的好汉坡精神传播四方,鼓舞着长庆人迎难而上,拼搏进取,勇开特低渗透开发先河。此后,大发展的安塞油田创造了享誉石油界的“安塞模式”,铸造了300万吨开发丰碑,也为长庆油田开发“三低”油气田积累了重要的技术和管理经验。“好汉坡”成为长庆人的精神圣地,“好汉坡”精神威名远扬!

一种精神影响一个群体

好汉坡铸好汉魂,好汉魂育石油人。大发展中的安塞油田从“好汉坡”精神中汲取了无尽的精神养分,凝结成了企业的魂魄,激发出了旺盛的士气,塑造了安塞油田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核心竞争力。

其时正值长庆安塞油田大规模建设初期,油区没有柏油路,晴天尘土飞扬,雨天稀泥四溅。有人形象地描述说:“安塞油田苦不苦,一天要吃四两土,白天吃不够,晚上还得补。”有限的生活空间,贫乏的文化生活,与现代都市生活形成强烈的反差。

在这种非常艰苦的环境里,怎样教育员工正确树立坚定的人生信念、投身安塞油田开发建设,显得尤为迫切和必要。于是,“好汉坡精神”随着在发展过程中得到了进一步宣传推广,并在实践中逐渐形成一种宝贵的精神财富。它的内涵被提炼为八个字:艰苦创业,勇攀高峰,逐渐融入了每一名员工的血液,凝聚成企业的灵魂。

员工队伍用实际行动诠释了精神力量的伟大之处。老工人杜建国回忆当时抓“油耗子”:陕北的冬天能把耳朵冻掉,我们几个躲在井场旁边老乡的庄稼地里,为了掩护自己,也为了给身体取暖,就平躺下来用地里的糜子杆盖在身上,一动不动静待“猎物”的出现,躺了整整4个小时,手脚麻木全身都快僵硬了,终于逮住了18头毛驴,抓获了一辆三轮车,追回原油60多袋,是我们抓偷油以来战果最辉煌的一次。

整个安塞油田的大发展也验证了“艰苦创业,勇攀高峰”的巨大力量:30多年前,为开发安塞油田,长庆油田请来了美国CER咨询公司,这是家国际著名的油田开发公司,拥有大批的石油专家。可这些专家耗时费力对安塞油田油层的储层评价、孔隙成因、增产途径,井网选择,开采方式,产量预测、采收率等方面进行了系统的分析研究后,提供的结论却是:这是一个典型的低渗、低压、低产“三低”边际油田,靠现有的技术,无论注水还是注气,都不可能经济有效地开发。这些洋权威性结论,等于给安塞油田判了死刑。

但是,长庆人没有气馁,硬是靠着“艰苦创业、勇攀高峰”的好汉坡精神和“解放思想、实事求是”的科学态度,在道路不通、设备陈旧、口粮紧缺、无房可住的情况下坚持勘探,足迹遍布陕北沟壑山峁。功夫不负有心人。从塞一井完钻开发到亿吨级储量的形成,从长6、长2油藏到延安组、长10油藏开发,从年产不足10万吨到年产能力突破300万吨以上,实现了几代长庆安塞油田石油人的目标和愿望。

2000年,好汉坡被共青团中央授予长庆首个“青年文明号”,被长庆油田确立为“三爱”思想文化教育基地;2004年被中国石油确立为首批“企业精神教育基地”;2007年,被中国延安干部学院、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、西安石油大学等院校确立为社会实践教学基地。至今,好汉坡已成为展示长庆油田企业精神和员工风貌的形象窗口。

一种文化造就一个企业

好汉坡精神源自延安精神、大庆精神和铁人精神,代表了长庆创业时期,员工队伍不怕吃苦,敢打敢拼的精神风貌,也记录了创业初期长庆人在管理中不甘平庸、追求卓越的进取状态,是长庆“磨刀石”文化不可或缺的创业写照,在长庆油田这片热土上深深扎下了根。

几十年来,长庆油田每个时期都会涌现出一批油田“好汉”。从“全国人民群众见义勇为积极分子”陈小军,到“中国石油·榜样人物”郭秀玲;从“全国劳动模范”刘玲玲,到“长庆铁人”张文正……好汉坡精神清晰地贯穿其中,薪火相传,“好汉坡上好汉多”的佳话,时时在长庆油田得以印证。

长庆开发“三低”油田,就是一场“艰苦创业,勇攀高峰”的艰苦战役。为了把石油从磨刀石里挤出来和压出来,1973年开始,长庆第一次提出了“改造低渗透,磨刀石上闹革命”的口号,打响了压裂攻关战役。长庆人不断分析、总结、研究侏罗系和三叠系两大核心油藏开发规律,解放思想,探索创新,逐步形成了一系列实用、高效的压裂改造和超前注水等核心技术,跨过了“低渗透”和“低压”两大传统认知无法逾越的障碍,打通了磨刀石流油的通道。

走进长庆岩心库,纵观马岭、安塞、靖安、西峰、苏里格和超低渗等油气田石头,一种从致密到极端致密的纹理走向,把长庆从“绝路”,推向了一个个更加广阔的发展高度。庆一井放喷响彻云天,五路会战的尘烟,红井子的漫漫黄沙道,塞一井、陕92井的油流,陕参一井、苏六井的横空出世,西17井的展露雄姿,黄8-9井的大势磅礴,一次次向地层宣战,让长庆人发出了“磨刀石上闹革命”最响亮的誓言。

正是在好汉坡精神的鼓舞下,长庆人挑战低渗透、攻克超低渗、解放苏里格,成功开发低渗、超低渗油气田,征服靖安油田、靖边气田、苏里格气田、西峰油田、姬塬油田等低渗透油气田,打开了有效开发的大门,形成了气壮山河的“磨刀石”精神。

有一个有趣的现象,“勇攀高峰”的好汉坡不用爬了。为了高水平、高效率管理好日益扩展的油气田,长庆迎来了一场数字化的崭新革命,数万口油气井,上千座站库,数千公里长输管道等诸多生产管理单元,都集中在了鼠标的掌控下,实现了“让数字说话,听数字指挥”。数字化也给好汉坡装上了“千里眼”和“顺风耳”,驻站员工从此再也不用每天爬坡了。

“不用爬的好汉坡”却恰恰阐释了“勇攀高峰”最深刻的精神内涵:攀峰无极限,追求无止境。你会叹服现代化技术在企业管理中的巨大魅力,更会感慨传统精神支撑现代化管理的自我超越。当年,不畏艰辛勇爬好汉坡是铁人精神的体现,如今,不爬好汉坡则是铁人精神在新时代的升华。(王永辉 贺晗岳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
奇闻趣图

点击排行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