核心提示: 很多农村娃小时候都放过牛,那时候大人们总是语重心长的说要好好读书,不然长大以后还得放牛。黄龙县崾崄乡伍姓村的丁青海小时候家里有几头牛,放牛、割草是他童年生活里最讨厌的事情。那时,他总是暗暗下决心,一定得有出息,长大坚决不放牛,而二十年后,他居然又养了60头牛,只不过养牛的方式与当年截然不同。

很多农村娃小时候都放过牛,那时候大人们总是语重心长的说要好好读书,不然长大以后还得放牛。黄龙县崾崄乡伍姓村的丁青海小时候家里有几头牛,放牛、割草是他童年生活里最讨厌的事情。那时,他总是暗暗下决心,一定得有出息,长大坚决不放牛,而二十年后,他居然又养了60头牛,只不过养牛的方式与当年截然不同。

在丁青海家的监控电脑上,牛场内情形一目了然,丁青海介绍,他为了便于随时观察牛的状态,在牛场四周装满了摄像头,一来能及时关注每头牛的日常情况,二来解决了安全问题。真是没想到,在这个小山沟里,居然有人有这么先进的管理理念。

谈起养牛,热情的丁青海打开了话匣子,小时候家里一直养牛,给他积累了很多的经验和知识。这两年,眼看着玉米价格下跌,转型迫在眉睫。干点什么呢?有经验的自然最保险,于是他想到了养牛。说干就干,丁青海到内蒙古一带进行考察,最后选择了对环境适应性强、生长发育快、易肥育的黑安格斯肉牛,建了牛栏,把牛买回来,一切基本就绪。这么多牛怎么喂?显然靠他的两只手是不够的。雇人、买机器势在必行,于是捆草机、碎草机、清粪车、拉水车、运输车等一件件大型机械慢慢填满了院子,饲料储藏室、草料仓库、青储池、化粪池一步步不断完善起来。

看着丁青海阵势越搞越大,村上关系好的都希望能在他那里打工,赚点零花钱,但丁青海却没有用他们。因为他觉得那些生活比较困难的老乡更需要这份工作,于是,村上的5名精准扶贫户开始活跃在牛场的各个角落,虽然只是阶段性就业,但一年每人也有一万多的收入。

牛场的牛除了喂养专门的饲料之外,吃的最多的就是玉米杆,很多群众都愿意把地里的玉米杆免费送给丁青海,因为牛场的捆草机能够直接在地里把玉米杆捆成捆,也算是帮助大家完成了玉米收获后的清理工作。

“这牛主要销往哪里?价格怎么样?”

“我已经养了一年了,很多牛已经可以出售了,我已经和西安的屠宰场联系好了,到时候直接拉过去就行,一头牛基本就卖个1.5万元左右。”

“这么多的牛粪,怎么处理啊?”

“都用来给核桃树施肥了,我家的80亩核桃园全靠它呢。”

“又养牛,又种核桃,忙得过来吗?”

“我这么年轻,苦点累点没什么,而且农忙时,我都是雇几个贫困户过来帮忙,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。”  

“为啥干活总是雇贫困户呢?”

“我是乡上选的县人大代表,大家既然看得起我,那我总得给大伙干点实事。目前,我已经递交了入党申请书,现在都说党务就是服务,党员要服务群众,我要向党组织靠拢,就必须在行动上有所表现,帮助乡亲们也是应该的。等我再养个两三年,再把规模扩大上几倍,到那时,就可以解决更多人的就业问题。现在全乡都在搞产业转型,我先给大家带个头,用事实告诉大家要想过好日子真的不能再种玉米了。”

采访札记:通过采访和交流,我不禁对眼前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年轻人产生了几分敬意。他是能代表群众心声的人大代表,又是全乡产业转型的典范,36岁的年龄,给了他该有的沉稳,也赋予他创业致富的魄力,他把养牛、核桃种植做成了一个良性的生态产业链,在自己发家致富的同时,又帮助别的贫困户实现就业,无疑是我们学习的榜样。(刘杨阳 李丽)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
点击排行
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