核心提示: 景家塬位于黄龙县界头庙镇,此处,是关中向黄土高原的过度带,也是阻挡塞外风沙的绿色屏障。格桑花花语是“吉祥幸福”,这一带不仅盛开格桑花,在景家塬村,还有一对方圆十里交口称赞的姊妹花,她们是大嫂郭桂芳,二嫂刘双翠。

去景家塬村的路两旁,格桑花随风摇曳,将鲜活的生命怒放在夏季一碧如洗的草场上。

景家塬位于黄龙县界头庙镇,此处,是关中向黄土高原的过度带,也是阻挡塞外风沙的绿色屏障。格桑花花语是“吉祥幸福”,这一带不仅盛开格桑花,在景家塬村,还有一对方圆十里交口称赞的姊妹花,她们是大嫂郭桂芳,二嫂刘双翠。

IMG_1697

人间自有真情在

初见梅启财是在他家新盖起的小院里。37岁的梅启财全身大面积烧伤,他蒙着白色的面罩,只露出眼睛和嘴巴。2017年2月,对梅启财来说,那是一场噩梦,他打工的煤矿发生了重大安全事故,他只记得,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医院,脸上蒙着纱布,那一刻,他第一次感到无助和绝望。在病床上,梅启财惦记着八十二岁的父亲和患有精神病的母亲,更要命的是,听说父亲前不久跌倒了,现在只能坐着轮椅,也没办法照顾母亲了。他知道,堂哥堂嫂会去自己家照顾父亲和母亲,但是,自己出事的消息如果传到父亲耳朵里,他怎么能受得了。梅启财内心的焦灼甚于全身烧伤,他还不知道要在医院躺多久。

2月中旬的一天上午,病房门开了,一缕阳光射了进来,堂哥堂嫂出现在他眼前。两个堂嫂坐在他的病床前说:“好弟弟,你不知道我们辗转了多少天,才打听到你的消息,一听说你在这个医院,我们就赶来了。家里的事不用担心,有我们呢,肯定不会让你爸妈受罪。你一定安心养病,该做的手术一定要做,我们来签字!”嫂子的话一扫梅启财多少天来的阴霾心情,他积极配合治疗,做植皮手术。“第一次手术上午10点进手术室,下午4点半才出来,我和双翠就坐在医院的走廊上等着,一直等到他出来。”大嫂郭桂芳回忆着当时的情景。大大小小的手术做了五六次,每次哥哥嫂子都会前来陪着他,一晃半年过去了,亲人的温暖让梅启财很快站了起来,他渴望赶快好起来,回家看看。

秋天,天凉了。大嫂郭桂芳提议,农活忙了,妯娌两个还要照顾在家生病的叔叔和婶子,让梅启财早日出院,接回去好照顾,也能吃好。10月下旬,梅启财回到了久别的家中。

给他一个温馨的家

梅启财做梦也没想到,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惊喜。在他住院的这些日子里,堂哥堂嫂给他家盖了新房。看着家里由原来的活动板房变成了砖混结构的大瓦房,梅启财眼前就像过电影一样,把他们家搬来景家塬村十余年的情景闪现了一遍。

大嫂郭桂芳

大嫂郭桂芳

大嫂郭桂芳生活照

大嫂郭桂芳生活照

其实,梅启财一家不是本地人,而是山阳县的。因为家里穷,在生下梅启财不久,父亲梅郑喜就决定举家搬迁,投奔居住在黄龙县景家塬村的大伯王能有。大伯一家热情的接纳了他们,也不嫌弃他患有精神病的母亲。

初来时,大伯和两个堂哥王清华、王清财给他们寻找了两孔土窑洞,帮他们安了家。平日里,堂嫂常到他们的土窑洞里拉家常,不是带来了新蒸的白馍,就是送来刚炖好的肉。逢年过节,堂嫂送来的粽子、饺子、年糕是他在老家从没尝过的美味。两个哥哥也经常帮着他父亲开些边角地种玉米,当做一年的口粮。

最让他不能忘记的是大堂嫂和父亲的一次争吵。那时,他到了该入学的年龄,父亲认为上学没用,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允许,就死活不让他入学。大堂嫂知道后,专门跑到家里,说:“小兄弟该上学一定要上,有啥费用我负担,再不能让他像你一样!”就这样,他才有机会到镇上读书。

后来,他家在村驻队干部的帮助下,把户口迁了过来,村上把他家纳入了精准扶贫户,并给他家帮忙选址,盖了几间活动板房,居住条件已经大为改善。可他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家竟能和村里人一样,住上崭新的大瓦房。

大嫂郭桂芳在照顾婆婆

大嫂郭桂芳在照顾婆婆

记着在采访梅启财

记者在采访梅启财

原来,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:就在他住院期间,村里接到政策,镇政府要给精准扶贫户每户补助2万多改善居住条件。两个堂哥和两个堂嫂得到这个消息,在一起商议了一下,就给梅启财的父亲商量说,盖上几间新房,一来两个病人能住的更舒服些,二来为梅启财考虑,将来回村后,有个像样的家,再给他找个媳妇。一开始,他父亲因为没钱,坚决不同意。两个嫂子说:“不能让钱你难倒了,有政府补贴的,我们每家再给你凑凑,一定要把房盖起来!”

在哥哥嫂子的张罗下,六月份动工盖房,前后一共用了17天,三间漂亮的大瓦房就矗立起来了。堂哥和堂嫂还为他们家里购买了电器,沙发,冬天取暖的锅炉,添置了新的灶具,看着温馨而又舒适的新家,梅启财感动的流泪了。原来,为了让他安心养病,堂哥堂嫂并没有告诉他盖房这件事,也没有把他发生意外的事告诉他父亲。

风雨中为他撑起蓝天

入冬时,谁也没有料到,意外再次降临在这个不幸的家庭。因为气温骤然下降,梅启财为刚住进新房的父母搭上了火炉。哪知,节省惯了的老父亲怕浪费煤,居然在夜里把燃过的火炭从炉子里取了出来,放在一个盆里,他认为这样更暖和些。

天亮了,大堂嫂郭桂芳像往常一样来到他家里,准备给这一家人做早饭,打开门的瞬间,她发现情况有些异常,两位老人都煤气中毒了。郭桂芳赶紧喊来了丈夫,驻村干部们也赶来了。进行了简单的施救后,堂哥堂嫂一起把两个病人送到澄城县医院抢救。

两个老人虽然苏醒了,但是由于他们的身体状况本身就不好,从此以后,就只能卧床不起了。此时的梅启财,自己的伤还未痊愈,根本没办法照顾父母,危难时刻显真情,他又一次感受到两位堂嫂的伟大。

梅启财和堂嫂、堂哥

梅启财和堂嫂、堂哥

梅启财近照

梅启财近照

两个病人出院回家后,就一直躺在床上,梅启财的家就成了堂嫂郭桂芳和刘双翠经常相聚的地方,她俩经常不约而同的来照顾叔叔和婶婶。郭桂芳说:“我们也没商量,都知道一个人是照顾不过来的,因为饭做好了,要给两个人喂饭,等给我叔喂完了,再给我婶喂时,饭就凉了。所以,我们经常在这碰面,常常是我前脚进门,双翠后脚就到。”

更让人感动的是,因为卧床时间太长,两位老人身上都起了褥疮。桂芳和双翠一点也没嫌弃他们脏,每次一进门第一件事就是给他们擦洗身上,然后再给涂药,等把这件事做好,就得一两个小时,接着再打扫卫生,做饭。村里人交口称赞,都说:“‘久病床前无孝子’,照顾病人吃喝拉撒,这些连亲女儿都很难做到事,桂芳,双翠居然做到了,还照顾的那么细致。”

两位老人因为得到她们细致入微的照顾,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也是幸福的。然而,由于年龄大了,他们身体还是每况愈下。2018年4月到5月不到20天的时间里,两位老人先后去世。在村里红白理事会的操办下,由堂哥王清华牵头,把他们安葬在了自家的墓地上。

现在,梅启财还在家中养伤,他说:“我现在还是做不了什么,吃饭时两个嫂子就叫我,她们都对我很好,我想,等我伤好了后,要好好劳动,报答她们。”而大嫂郭桂芳最大的心愿就是:“能给启财成个家就好了,让他安心在村里劳动,不再出去打工。”对于梅启财的未来,镇上和村里干部也积极协调,给他安排了一个公益性岗位。

在郭桂芳的肩上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责任,那就是照顾好自己生病的婆婆。婆婆也已经八十多了,前不久因为跌了一跤,现在卧病在床,郭桂芳自然也是把婆婆照顾得妥妥帖帖。就这前几天,镇上给她评了“大孝子”,并颁发了荣誉证书。对这件事,郭桂芳是这样说的:“啥大孝子,这都是我该尽得责任。”

郭桂芳、刘双翠这一对塬上盛开的姊妹花,她们总觉得自己做了极其平凡的事,她们传播的社会正能量,温暖了整个村落,使邻里之间互帮互助蔚然成风,景家塬风清气正的乡风乡俗,正成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生动实践,也是乡村精神文明开出的美丽花朵。(窦可军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
点击排行

评论排行